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大日不灭身之战 - 大主宰

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大日不灭身之战

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金色广场之上,两尊巨大无比的光影凝现而出,磅礴的灵力波动,犹如是海啸一般,一波波的对着四面八方席卷开来,引得空间震动。 斗到这般时候,牧尘与迦楼罗,最终还是将各自的大日不灭身给召唤了出来。 他们有着一种预感,不管他们的手段与底牌再多,最终想要分出胜负,恐怕还是得凭借各自的大日不灭身。 迦楼罗立于那尊黑色的大日不灭身肩膀之上,他眼神有些阴冷的望着那印入眼球的金色法身,缓缓的道:“牧尘,你若此时自碎大日不灭身,我可让你安然离去。” 然而,面对着他的这般话语,牧尘却是连眼皮都是未曾抬一下。 而对于牧尘这般漠视的回应,迦楼罗也并不意外,只是那眼中的杀意,在此时变得更为的浓郁,然后他再不犹豫,淡淡的道:“既然你诚心寻死,那我今日就成全你吧。” 话音落下时,他脚掌猛然一跺,顿时那黑色的大日不灭身庞大的身躯之中,突然有着一轮轮黑色的大日冉冉升起,最后猛然碎裂开来。 呼呼。 黑色的洪流,直接自大日不灭身体内席卷而开,最后猛的在大日不灭身的掌心之下,化为了无数道黑色伸缩不定的黑色暗流。 这些暗流,犹如是一条条黑色的巨蟒,隐隐间,有着一种可怕的吞噬之感散发出来,仿佛连散落在它们身躯之上的光线,都将会被吞噬吸收。 “至尊神通,八阳魔蟒!” 猛的有着暴喝之声响彻,只见得那无数道形如魔蟒般的黑色暗流铺天盖地的暴射而出,它们的速度极为的鬼魅,竟是能够融入虚空,无孔不入,诡异到极致。 因此,短短不过一息的时间,牧尘便是察觉到,这片天地之内,竟然已经是被那些黑色暗流所包围,那些暗流让得他有些威胁之感,一旦被击中肉身,恐怕一身灵力都将会被吞噬而去。 “他是将开启的八阳,化为了这等至尊神通吗?” 牧尘心中自语,大日不灭身的至尊神通,能够开启九阳之力,但如何使用与创造这九阳之力,就要全看各自的能力,显然,迦楼罗的九阳神通,与他完全不同。 不过,牧尘面色依旧平静,他单手结印,顿时脚下的大日不灭身内同样是有着无穷无尽的金光爆发开来,一轮轮雄厚纯正的金色大日,自大日不灭身中升起。 “八阳天轮!” 牧尘手指凌空一点,顿时万丈金光汇聚,竟直接是在大日不灭神的四面八方,化为了一面面巨大的金色光轮,这些光轮,缓慢的旋转,散发着一种神异之感。 嗡! 当这些金色光轮在成形时,那铺天盖地的黑色魔蟒暗流也是冲刷而下,所过之处,连空间都是被撕裂而来,这般攻击,若是寻常九品圆满在此,恐怕瞬间就会被这些魔蟒吞噬得一干二净。 不够,这一次,当它们在冲击到那金色天轮上时,天轮突然逆转,然后那些魔蟒则是不受控制的掉头,以一种更为迅猛的势头反扑而回,与后方的那些暗流彼此的轰击在一起。 嗤嗤! 暗流冲撞,不断的爆发出黑色的光点,彼此吞噬,消散。 牧尘所创的八阳天轮,虽然并不具备着极端的攻击力,但却是拥有近乎完美的攻防,任何的攻击,只要在其承受范围之内,都将会被尽数的反弹回去。 远处,迦楼罗望着那旋转的金色天轮,面色也是有点阴沉,他所创的八阳魔蟒,以往不知道多少对手被吞光灵力,无往而不利,然而如今,面对着牧尘那犹如乌龟壳般的防守,竟是毫无作用。 不过对此,迦楼罗倒也并没有感到太过的意外,经过此次的交手,他已经知晓了牧尘的棘手,按照难缠程度的话,恐怕就算是比起祝焱,都不遑多让,所以,若是如此轻易的就被他得手的话,迦楼罗自己反而会是有些怀疑是否有诈了。 迦楼罗眼神微垂,既然连开八阳都是无法取得战果的话,那就再加一重吧! 迦楼罗手掌伸出,在身前结出了一道奇异的印法,而后他直接是在那一尊黑色的大日不灭身头顶之上,盘坐下来。 八道黑色大日,在此时再度自黑色大日不灭身的四肢,眉心,丹田,双目等位置冉冉升起,黑色大日中,蕴含着可怕般的毁灭之力。 不过当那第八轮黑色大日出现时,只见得那大日不灭身心脏处的位置,仿佛是有着一枚黑色种子发芽,然后迅速的膨胀开来,化为了第九轮黑色大日。 迦楼罗的眼神,都是在此时变得幽深无比,黑暗得令人心悸。 开九阳,这似乎已是大日不灭身至尊神通的极致了! 当牧尘见到这一幕的时候,眼神也是彻底变得凝重起来,不过他也并没有太过的意外,以迦楼罗的天赋与实力,想要将第九阳也是开启,显然也算是正常。 呼。 牧尘深吸了一口气,直接是散去了周围的金身天轮,面对着接下来迦楼罗的攻击,八阳天轮显然已经不可能再取到丝毫的作用。 能够抗衡九阳之力的,也就唯有相同层次的力量了。 牧尘双目微闭,双手在此时结出了玄奥印法,再接着,只见得那尊金色的大日不灭身之中,也是有着一轮轮金色大日升起。 转眼既是八轮。 但牧尘依旧并未停止,他背后空间,至尊海若隐若现,磅礴灵力在此时犹如是疯狂了一般,不断的涌入大日不灭身中。 一点细微的金光,开始自大日不灭身心脏处的位置出现,然后迅速的膨胀起来,十数息后,一轮金色大日,也是冉冉升起。 同样是九****日! 牧尘双目睁开,遥遥的与迦楼罗对视,彼此的眼中,杀意都是要化为实质一般的涌出来,下一瞬间,两人的印法,都是陡然一变。 “九阳神通,九阳魔洞!” “九阳神通,九阳神幡!” 当暴喝声自两人嘴中传出时,只见那迦楼罗处,无尽的黑光喷发而出,竟是在那高空上,化为了一道看不见尽头的魔洞,魔洞漆黑无光,仿佛连天地都将会被它所吞噬,恐怖得无法形容。 那魔洞笼罩下来,连下方的广场,都是在此时隐隐的龟裂。 而在牧尘那一处,则是滔滔金光涌动,在那金光中,有着一面金幡成形,金幡之上,有着九轮金色大日,一种神异的波动,散发出来,即便是面对着那魔洞的吞噬,都是未曾动摇。 两人这般攻击的威力,从某种意义而言,竟是比起之前他们所施展的神通之术,还要来得强悍! 大日不灭身的至尊神通,果然强大! “在我的魔洞之中,化为尘埃吧!” 迦楼罗的面庞上,隐隐有着狰狞之色浮现,他暴喝一声,那魔洞便是笼罩开来,直接是将牧尘覆盖,欲要将其吞噬。 若是落入魔洞之中,就算牧尘再有通天手段,都将会被消磨一身灵力,甚至连肉身,都将不复存在。 不过,牧尘抬头望着那魔洞,面色虽然凝重,但却并不惧怕,他深吸一口气,印法一变,只见得那巨大的金幡,便是猛的一抖,直接对着那魔洞狠狠的一刷。 嗡嗡。 仿佛是肉眼可见的金光涟漪,自虚无中荡漾而过,那道金光,似乎拥有着一种玄妙无比的力量,任何攻击在其金光刷动下,都是会被硬生生的化为虚无。 即便是那恐怖的魔洞,都是在这一刷之下,顿了顿,然后黑光出现溃散,那令人心悸的黑色,也是变得虚幻了一些。 迦楼罗察觉到这般变故,瞳孔也是微微一缩,那牧尘所化的金幡,竟然连他这魔洞的力量,都是能够化为虚无? “我看你能刷多少次!” 迦楼罗一咬牙,顿时无尽黑光喷发,那魔洞蛮横的笼罩而去,就要不管不顾的将牧尘先吞进去再说。 唰!唰! 九阳金幡也是在此时狠狠的刷动,一道道金光涟漪散发,直接是一层层的将那魔洞刷得不断的虚幻,甚至到得后来,金光扩散,竟是硬生生的将那笼罩下来的魔洞抵挡住,令得它再无法前进丝毫。 不过这般时候,牧尘的神色也是愈发的肃然,这九阳金幡拥有着分解任何力量的奇异能力,先前那几次的刷动,如果是一个寻常的九品圆满强者,恐怕此时早就被刷成了一个灵力枯竭的废人,但那迦楼罗的魔洞,竟然依旧还未曾消散。 轰轰! 高空之上,可怕的冲击波不断的散发开来,金幡与魔洞一次次的对峙,但却始终处于不分上下的地步,无法分出胜负。 “该死的!” 迦楼罗望着这般对峙,面色已是阴沉到了极致,他的面庞上,甚至隐隐的出现了苍白之色,额头处,更是有着冷汗浮现。 那是消耗巨大的表现。 当然,远处的牧尘,显然也是同等的状况,这种程度的交锋,对于两人而言,都是极大的负担。 但即便如此,两人依旧是未能有着胜负出现。 这种僵持,如果持续下去,恐怕会直到两人的灵力消耗殆尽为止 而那种不确定的情况,显然不是迦楼罗所乐意见到的。 所以,他的目光在急促的闪烁着,片刻后,终于是猛的一咬牙,似是下了某种决定,接着他抬起头,眼神阴暗的看了一眼远处的牧尘。 而察觉到他的目光,牧尘心头也是微微一震,隐约的察觉到了一种不安。 “没想到竟然会被你逼到这一步” 迦楼罗阴沉的声音传开,然后他的手掌突然一握,只见得其手中出现了一物,那是一尊青色石雕,石雕仿佛是一尊大佛盘坐,在那大佛的脑后,有着一轮青色的大日。 而当牧尘在见到那一尊青色石雕时,心中却是陡然翻江倒海起来,眼中更是有着震动之色出现。 因为从那尊青色石雕上,他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波动,那是大日不灭身的波动! 那一道青色石雕,竟然是一尊大日不灭身所化! 可是,这绝对不是迦楼罗所修炼出来,因为气息完全不同,那也就是说,这是另外的人,所修炼出来的大日不灭身,并且最后还修炼失败了,而其大日不灭身,却是化为了一尊石雕。 而且还落在了迦楼罗的手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