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百四十一章 遭遇 - 大主宰

第两百四十一章 遭遇

“那是什么?!”! 石台中众人都是因为眼前的变故大吃一惊,那目光急忙的投向那岩浆之中,这才能够发现,在那岩浆之下,有着一些红色的影子掠过。 岩浆波动着,露出一些行迹,那是一种通体布满着火红鳞片的巨蟒,在它们的脑袋上,还生长着火红的角,滚烫的岩浆落到它们的身躯上,却并未给它们带来丝毫的疼痛,反而似乎还极其的舒畅。 它们游荡在岩浆下,那灰白的三角蛇瞳,却是泛着冰冷与凶残,盯着石台上众多的人影。 “是吞炎蟒!” 有人惊呼出声,将这些隐藏在岩浆之下的凶物给辨认了出来,这也是一种灵兽,只不过却是诞生于岩浆之中,天生具备着操控岩浆的能力,躲藏在岩浆中,极难对付。 “大凡天材地宝,必有异类守护,看来这些吞炎蟒,便是守护这些火炎灵莲的守护兽了。”牧尘微微点头,不过倒并未太过的忌惮,吞炎蟒虽说不容易对付,但也没办法真让他退避三舍。 “哼,不过只是一些吞炎蟒而已,也想阻扰我们获取灵莲?” 在那不远处,也是有着冷哼声传出,一名周身鼓荡着雄浑灵力波动的大汉面含冷笑,他身形一动,直接是对着那岩浆之中暴掠而出。 嗤! 在那大汉掠进岩浆,将要夺取火炎灵莲时,岩浆湖面也是被撕裂,数道红光带起炽热狂暴的劲风,暴掠而去。 “哼。” 那大汉见状,却是一声冷笑,手掌一握,一柄闪烁着灵光的长刀便是闪现而出,刀身一震,数道凌厉刀芒席卷而出;重重的劈砍在那掠来的火光之上。 铛! 金铁之声响起,那冲出岩浆的数条吞炎蟒竟是被劈飞而去,身躯之上有着血痕浮现出来,当即爆发着凄厉的嘶鸣声;落进了岩浆中。 大汉一刀震飞那些吞炎蟒,大手一探,便是将一朵火炎灵莲抓进手中,径直将那莲心中的火炎莲子给取了出来。 周围石台上众人望着那大汉夺得一朵火炎灵莲,顿时忍耐不住,一些有所实力的强者急急掠出,而后那铺天盖地的人影便是冲向了那巨大无比的岩浆湖泊。 牧尘的身形;同样是在此时疾掠了出去,他脚尖一点虚空,身影却是直奔那岩浆湖泊最中心的位置而去。 这些火炎灵莲虽说也算是不错;不过最吸引他的,还是火炎仙莲,如果能够将它获得的话,牧尘感觉,不仅能够增强体内的九幽火,恐怕他甚至能直接借此冲击融天境中期。 他现在的手段不少,但本身实力,相对而言还是有点低,一旦与那些实力远超他的对手作战;他就会有些相形见拙。 唰。 牧尘心中掠过这些想法,当下对那火炎仙莲更为的垂涎,速度陡然加快。 嗤嗤! 而在牧尘速度加快间;那下方的岩浆湖泊中,岩浆突然沸腾起来,只听得嘭的一道巨声传来;一道约莫数丈左右的岩浆柱,便是直接对着他狠狠的喷射而来。 牧尘身形一动,运转灵影步,身形化出几道残影便是避开了那岩浆火柱,速度几乎丝毫不减的对着前方掠了出去。 此时的这片辽阔岩浆湖泊上,已是变得热闹无比,一道道人影闪烁穿梭;每一朵漂浮在岩浆之上的火灵炎莲都会被数人乃至更多的人盯上,然后为了争夺;则是一场混战爆发。 在那混战爆发的同时,那些掩藏在岩浆之下的吞炎蟒也是在待机而动,一旦发现破绽,便是爆发出凶狠攻势。 因此,当争夺在这片岩浆湖面上爆发时,各种凄厉的惨叫声也是不断的响起,一道道人影不断的从半空坠落,落进那岩浆之中,虽说凭借着灵力能够阻拦下岩浆,但当岩浆中的吞炎蟒也是袭来时,那些落进其中的人,便是绝望而恐惧了起来。 牧尘漠然的望着眼前这一幕,他的速度倒是并未因此有丝毫停留,他也没有去与其他的人争夺那些看见的火炎灵莲,而是将速度施展到极致,飞快的对着岩浆湖泊中央地带而去。 一般说来,岩浆湖泊中央那里,天地灵气更为的狂暴,所隐藏的灵兽也应当更为的凶狠,所以其他的人一时间倒并没有直奔而去的想法,这便给了牧尘捷足先登的机会。 短短数分钟,牧尘便是接近了岩浆中央地带,他目光不断的扫视着,找寻着那可能存在的火炎仙莲。 不过,第一次的探寻,却并没有多少结果,那岩浆湖泊中央地带,只有着赤红的岩浆,沸腾的气泡升腾着,然后炸裂,散发出滚烫而炽热的温度。 “没有吗?” 牧尘紧皱着眉头,眼中掠过一抹失望。 咻。 在牧尘因为毫无收获而有些失望间,那周围也是有着破风声而来,只见得一些人影也是对着这里掠了过来,看这模样,这些人的目标,应该一般,都是冲着那“火炎仙莲”而来的,这些人,说起也算是有些眼力了。 牧尘视线扫了一圈,发现这些人实力都是不弱,而当他视线扫到末尾时,眉头却是微微一皱,那里,有着数道熟悉的人影。 那群人约莫五六人,领头者一身白衣,正是那白龙城的少城主白峒,在其身旁,还跟随着那灰衣老者以及数名白袍手下。 在牧尘发现那白峒时,后者也是看见了他,当即嘴角便是划起了一抹玩味笑容,眼中掠过一些阴沉的光芒。 “呵呵,这位兄弟,你是单独一人吗?看来你也是和朋友被分散开了啊。”白峒笑容满面的看着牧尘,然后对着他走过去。 在白峒对着牧尘走去时,他身后那灰衣老者以及数名白袍手下也是成扇形般散开,对着牧尘缓缓而去。 牧尘见到这一幕,眼神顿时微微一沉,但其俊逸的脸庞上,却是有着笑容涌出来,他竟然也是冲着白峒走去,笑着拱手道:“原来是白龙城的少城主;早就有所耳闻了,当日在拍卖会上,倒是我有些不识人了。” 白峒闻言,顿时一怔;他看着牧尘脸庞上那有些后悔般的歉意,嘴角忍不住的有点得意的翘了翘,虽说这依旧无法打消他要解决掉牧尘的想法,但这家伙既然如此识趣的话,那倒是可以让他少一些痛苦。 “呵呵,一点小瓜葛而已我堂堂白龙城少城主”白峒一笑,然而还不待他话音彻底的落下;其身旁的灰衣老者面色猛的一变。 唰! 牧尘的身形几乎是在此时犹如鬼魅般的掠出,一步之下便是接近了白峒,手掌一握;一柄青光长剑闪现而出,一道剑光,已是很辣无比的直接对着白峒咽喉暴刺而去。 牧尘此举太过的出人意料,就连你白峒以及灰衣老者都没想到,他这融天境初期的实力,不仅不逃,反而敢当着他们的面,主动出手! “咻!” 如此距离,牧尘的暴起出手;显然极难躲避,那白峒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凌厉剑光直刺而来,根本无法躲避。 嘭! 不过;就在牧尘剑光即将洞穿白峒咽喉时,那灰衣老者却是猛的一掌拍在后者身体上,将其身体震得斜退而去。 剑光划过白峒的脸庞;然后往上一挑,直接是将那白峒的一只耳朵给削了下来,顿时鲜血滚滚流下。 牧尘一击未得手,身形立即暴退,那黑色的眸子中,没有丝毫的波动,脸庞上的笑容;变得冰冷下来,哪还有先前的半点温和。 “呵呵;你这蠢货,倒是运气好。”牧尘一抖长剑,冲着那被削了一只耳朵,满脸鲜血的白峒淡淡一笑,道。 “混蛋混蛋,小杂碎我的耳朵¨.” 那白峒的眼神在此时变得格外狰狞,那面庞因为鲜血也是变得扭曲可怖起来,他捂住耳朵,一只手颤抖着指着牧尘,那咆哮的模样犹如恨不得将牧尘给撕了。 他怎么都想不到,他竟然会被牧尘耍成这样! “邱老!给我抓住他,抓住他,不要杀了他,我要把他的四肢一截截的剁下来!”白峒低吼道,眼神赤红。 “小子,小小年龄,却是如此狡诈狠辣,真是让人小觑不得啊。”那灰衣老者也是阴森森的盯着牧尘,他总算是知道,为什么之前那四名龙魔卫会追杀不成反被杀,这少年年龄比白峒还小几岁,但却是狡诈如狐,下手极其之狠,寻常北苍灵院的学员,哪能有这般的狠劲? “都杀上门来了,难不成我还请你们喝喝茶,然后喊一二三开始动手吗?”牧尘讥讽的一笑,道。 灰衣老者眼神阴翳的盯着他,冷笑道:“不过也无所谓了,反正你的结局,怎么都不会改变的,上次让你逃了,这次可就没那么好运了。” 牧尘瞳孔微微一缩:“上次?” 他盯着灰衣老者等人的眼神,也是在此时逐渐的惊疑以及阴寒起来。 “原来之前的人是你们派出来的那也就是说,你们白龙城,其实便是龙魔宫的人了吧?”牧尘心头有些震动,这潜伏的龙魔宫竟然如此势大,连这白龙城,都是他们所暗中设下的棋子。 “真是个聪明的小子啊。” 灰衣老者淡漠一笑,没想到一点口误,便是被眼前这少年所察觉,不过也无碍了,死前让他知道一些消息,也无关紧要了。 “动手,杀了他。” 灰衣老者手掌一挥,在其后方,那数名白袍人眼神也是逐渐的阴厉下来,那种煞气,与之前遇见的那四人,如出一辙! (第二更会晚一些,或许会在12点后。)